儀式感,讓孩子的學習更高效

Wendy媽 2020/08/24 檢舉 我要評論

晚上10點半,我出門買牛奶時,在電梯裡遇到樓上銀寶的爸爸,帶著一臉的 生無可戀,說娃把媽媽氣的離家出走了,他要出去找媳婦。

" 我倆真的什麼方法都試過了,可他就是沒法集中精力,不是玩玩手指頭,就是伺機跟我們聊天。她媽媽今晚有篇策劃要寫,著急凶了點,誰知道他還和媽媽頂上嘴了。"

電梯裡另一個默默傾聽的鄰居忍不住說: 你別管他讓他自己寫啊。

銀寶爸爸深深歎氣:不管他,他倒是執著,他能 磨蹭到夜裡一點,身體還要不要了啊。

這讓我想起了去大學教書的學長家做客時,聊起來的關於孩子寫 作業的話題。他說自家上初二的女兒婉瑜 非常貪玩,學習時間相比別的同學很短,但成績很優秀。

他因此還教育過女兒,希望她能把 時間多用在學習上,成績不是會更好嗎。可女兒卻說,她自己有套方法,那些看起來刻苦用功的人,不是效率低,就是腦子笨。這雖然是孩子氣的話,但是從心理學的角度看起來, 那些我們上學時的"玩的好學的好"的孩子,可能真的是掌握了打開高效大門的"鑰匙"

孩子效率越低,學習時間越長

面對自家娃注意力不集中、粗心大意錯題多等寫作業時遇到的問題,很多家長採用的方法就是做個 "直升機父母",盤旋在孩子學習現場的上空。當他走神的時候,提醒他收心。 但是這樣的做法往往會,把孩子那點僅有的自製力消磨殆盡。

等娃上了高年級甚至初中,爸爸媽媽就會發現,孩子會用很長的時間學習,學業卻沒有提升。高中時有一位同宿舍女生, 學習看起來非常刻苦。

她總是早早起自習,晚上也複習到很晚。但一直成績平平,老師對她的父母說,她已經盡力了。於是她也認為自己可能真的是智力不行。 現在想起來,這哪裡是智力的問題,分明是效率太低。

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,在輔導作業上, 當代父母往往存在一個誤區,我們往往更關注"作業"本身,而不是用心觀察孩子如何做作業,幫孩子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,建立良好的習慣 。相對能不能百分之百正確的完成作業,讓孩子學會高效"工作",意義更為重大。

用儀式感幫娃提升效率

《小王子》中的狐狸有句名言:(儀式)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,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。"為寫作業創造些許 "儀式感"是可以幫助孩子進入與別的時刻不同的 "作業時間",並且提升孩子學習效率的。那些看起來有點 "矯情"的準備工作,其實都是孩子建立"作業儀式感"的 抓手。

、自我暗示:集中精力開始寫作業了

法國人類學家范熱內普在《過渡禮儀》指出:所有儀式的根本目標是相同的:使個體能夠從一確定的境地過渡到另一同樣確定的境地。"

在高三衝刺階段,同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"學霸",他有一個小習慣,自習課喝一杯咖啡。雖然只是即溶,但那杯咖啡就像有魔力一樣,讓他瞬間安靜下來,沉浸在模擬試卷中,兩個小時能頭都不抬一下。後來他對我說,這是他的一個小儀式,在喝掉咖啡的過程中, 慢慢地進入學習狀態,告訴自己,集中精力我要開始努力咯。心理學家告訴我們:一定的儀式感,會形成自我暗示,從而讓人從一種狀態進入另外一種狀態。

、明確權利關係:媽媽現在是輔導者和監督者

曾經在一個補習班帶過兩個月的課,每次走進教室,班長都會說起立,同學們說老師好,我回答同學好。這樣才開始上課。起初我很尷尬,也反感,覺得很做作。

老師和同學們平等一點不是很好嗎。但是一個老教師告訴我, 這樣其實有助於老師和學生在上課時,明確權利關係。無論課下我們一起玩的多瘋,上課了我就是老師。

同樣的,在輔導作業時,很多寶爸寶媽面臨的狀況就是,我是他媽,他不怕我。這就需要我們在進行輔導之前,就用一個小儀式感,或者是換下圍裙換掉睡衣,或者是帶上眼鏡等。 製造一種陌生的儀式感,讓孩子和自己都迅速進入狀態,不要在聊生活中的事情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