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雪兒·奧巴馬:優質人生,出身不是最重要的,家庭教育才是關鍵

Wendy媽 2021/02/24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親子講堂  用最理性的思考,寫最走心的文章,療愈媽媽沖突的內心!關註“Wendy媽”成為學習型媽媽,讓養育生活更輕松!

 

蜜雪兒·奧巴馬的家庭教育,看平民孩子是怎麼擁有開掛人生,值得我們學習

美國前第一夫人 蜜雪兒·奧巴馬,她因為自己的丈夫而被我們熟知,但是,蜜雪兒本身的成就也同樣的優秀。

畢業於哈佛法學院,在市政廳工作過,還擔任過醫學中心副院長,在每個身份中,成績都是斐然的。

讓人意外的是,這樣一個如神話般存在的女人,出身並不「驚豔」。

在她的小時候,美國仍然帶有種族偏見。身為非洲裔美國人,她的家族,無法獲得很好的求學和工作機會。

她的爸爸是一個普通的水管工人,她的媽媽沒有固定的工作。他們一家沒有自己的房子,她和哥哥很多年裡只能同用一個房間。

作為一個黑人女孩,她既要被社會命運禁錮,又要面對家境的窘迫。她不僅衝破了自己的命運底色,還教育出了非常優秀的哈佛高材生。

她能做到這些,都與這4個家庭教育方式不可分割。

01 積極陪伴,參與生命的成長

陪伴的重要性

母親早早開始教我讀書,帶我去公共圖書館,陪我一起認書上的字。

父親每天穿著城市工人的藍色制服去上班,晚上下班後會向我們展現他對爵士樂和藝術的熱愛。

當我的哥哥克雷格對籃球產生興趣時,父親將硬幣拋到廚房的門框上,鼓勵他跳起來去夠。

晚上,我們一家人會玩棋類遊戲,講故事或笑話,聽傑克遜五兄弟樂隊的唱片。

大概四歲時,我決定學習鋼琴。

不知怎地,作為一個母親,我就想起了每晚陪涵涵閱讀的日子,雖然她現在英文和中文都有一定的自主閱讀能力了,雖然英文繪本現在都是她自己在讀,但是在讀的時候我還是會陪著她。

遇見不認識的單詞,跟她一起翻翻字典,

看著她把自己第一次讀時不會的詞劃出來,第二遍讀時會了又擦掉劃線;看著她把第一次接觸的常見詞摘抄到爸爸送她的小本本上;

看著她一天天地進步,我心裡就很滿足。

現在做數學思維遊戲題時,很多字她都認識,我就坐在一邊看自己的書,她需要時,才抬頭幫忙。

堅持陪伴的結果就是她一直是主動要求寫作業、寫日記,而在她寫興趣班作業的時候,都是自己寫,我該幹嘛幹嘛。

學習的主動性很強,這大概是陪伴的收穫之一吧。

蜜雪兒在書中說:對我來說,學習的過程有一種魔力,我從中得到了一種成就感。

所以,更加堅信了我的育兒思路:你想要什麼就陪伴什麼,其他靜待花開,有了學習的主動性,再回首看當初的付出,想想如今的輕鬆,就不自覺地嘴角上揚了。

02 允許孩子「頂嘴」

尊重孩子的選擇和想法

父母跟我們交流時不把我們當小孩子。他們從不說教,對我們提出的問題有問必答,不管那些問題有多幼稚。他們從不敷衍我們。

我曾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,問過一個問題:「為什麼我們早餐要吃雞蛋?」這引發了一場關於補充蛋白質必要性的討論。

然後,我問:「為什麼花生醬不能算是蛋白質?」

最終,經過進一步討論,母親改變了她關於雞蛋的立場,這是我早期的一次蘇格拉底式的勝利。

他們對於我們學業之外的事情並不過多干預,而且很早就希望哥哥和我能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。他們似乎認為自己作為父母,在家中的責任主要是傾聽以及在需要時給予鼓勵。

家庭討論真的挺重要,不僅能夠擴充孩子的詞彙量,讓父母每天給孩子說的話,不止局限於「餓不餓」、「吃什麼」之類的。

還能培養孩子的思辨能力。

對於這點我深有體會。

蜜雪兒在書裡提到一個很不喜歡的女老師,有一次在她向她母親抱怨時,她的母親這樣跟她說:「你不需要喜歡你的老師。但那位女士腦子裡的數學知識,你需要掌握。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上面,其他的不要想。」

看當孩子的思辨力跑偏了時,媽媽能夠引導回來。

正是這樣的家庭教育才使得蜜雪兒一直不迷信權威,並且敢於挑戰權威吧。

比如學鋼琴時對嚴肅固執的姑婆蘿比的挑戰,上大學前對那位元覺得她的目標有問題的老師的挑戰。

03 引導孩子想要什麼,就自己去爭取

蜜雪兒的父母從不過多干預學業外的事情,只是適當引導: 你想要成為誰,想得到什麼,就自己去爭取。

蜜雪兒從小就清楚地知悉「我想要什麼」。

小時候,蜜雪兒的母親常常要求孩子們每天早上吃一個雞蛋。

蜜雪兒不喜歡吃雞蛋,就問母親:「為什麼我們早餐一定要吃雞蛋呢?」

為此,家裡展開了關於為什麼吃雞蛋的討論,還有什麼能補充蛋白質?

在家裡,父母會認真傾聽和對待孩子們提出的每一個問題,並鼓勵他們自己去解決

蜜雪兒說:「可不可以用花生醬來代替雞蛋呢?」

母親覺得蜜雪兒說的有道理,就改變了吃雞蛋的要求。

從此,在以後的日子裡,蜜雪兒都可以不用吃雞蛋,早餐變成了自己喜歡的花生醬和麵包。

這件事讓蜜雪兒獲得了一個小勝利,因為這是她靠自己爭取來的。

類似的小事還比較多,她還回憶到小時候幼稚園的一件事,老師教大家認讀一組關於顏色的新單詞:

「red」「blue」「orange」「purple」和「white」

蜜雪兒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
她很順利地念出了前面 red、blue 這些單詞,但是念到 orange 的時候就卡了一下。

念到 white 的時候,腦袋就蒙了。

那天晚上,回到家,蜜雪兒不停練習這幾個單詞,躺在床上,滿腦子想的都是 white white white。第二天上課的時候,蜜雪兒要求重新念一遍卡片。

老師不同意,說還有別的課要上,但她堅持要重念。

這一次一氣呵成,並把white 這個單詞,念得特別準確。

為此,蜜雪兒也獲得了老師頒的一枚小星星,然後昂首挺胸地回家去了。

這件事,也讓蜜雪兒從小就意識到,通過自己的努力和爭取,能得到想要的。

04觀世界才有世界觀

見世面很重要

父親的別克車仍然是我們的庇護所,是通向世界的視窗。我們經常在星期日和夏天的傍晚駕車外出兜風。

有時我們會到南城的另一個社區,叫做「藥丸山」,這樣叫顯然是因為裡面居住著很多當醫生的非洲裔美國人。

藥丸山是芝加哥南城相對漂亮和富裕的地方,那裡的人家車道上都有兩輛車,走道兩旁的花壇裡鮮花盛放。

我猜測,父親開車帶我們到藥丸山,有點兒激勵我們出人頭地的意思,這是個向我們展示良好的教育會帶來怎樣的前途的好機會。

父親和母親一輩子都待在芝加哥,在方圓幾英里內搬來搬去。但是,他們不希望我和克雷格也這樣。

我們被教導要把單詞說完整。父母給我們買了一本詞典,還有一整套《大不列顛百科全書》,放在我們公寓的樓梯間的架子上,書名是燙金的。

每次我們對某個單詞、某個概念或者某段歷史有疑問,他們就讓我們去查閱那些書。

我們要超越現狀,走得更遠。他們早早讓我們做準備,並鼓勵我們。

他們期望我們不只要聰明,還要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,並且要貫穿到我們說話的方式中。

這幾年,有好幾個媽媽問我,家裡在農村,這邊的人都不重視閱讀,我買書,他們還笑話我,我該不該跟別人不一樣?

願你看完蜜雪兒的經歷能有了自己的選擇。蜜雪兒是黑人女孩,跟她一起玩的親戚家孩子覺得她不該像白人女孩一樣說話,而不用黑人俚語。

但她的父母,甚至祖父,都會一絲不苟地糾正他們的語法,告誡他們說話吐字要清晰。

是的,你要敢於跟周圍的,圈子裡的人不一樣,因為你的努力,難道不是要跳出那個嘲笑努力,嘲笑勤奮的圈子嗎?

Wendy媽有話說:

成為別人很容易,成為自己卻很難。

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都不一樣,而父母要做的,就如蜜雪兒的父母那般,不斷讓孩子能找到自己,真正地去做自己,才能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一分鐘認識我:親愛的,你好!我是Wendy媽,這裡有育兒乾貨,有情感小文,如果你是媽媽關注我准沒錯,願咱們在育兒路上共同成長! 如果您有育儿困惑,请关注親子講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
更多推荐